Return to site

theBoardlist是如何让更多女性进入创业公司董事会的?

Sukhinder Singh Cassidy的目标很远大——为了在硅谷促进男女平权,她想推行“女董事数据库”,这行得通吗?

· 创业

 

作者/Vauhini Vara 翻译/ONES Piece 任宁 余珏

 

译者按:上市500强中,女性占比如何?女董事的存在,又是否和男性一样,地位平等,待遇平等,机会平等?theBoardlist 是一个为女性董事成员获得更多机会的网站。创始人 Sukhinder Singh Cassidy 想要为女性在董事会中争得更多的席位。她深知女性董事地位的特殊性,所以为广大女企业家们提供了一个自助推广平台。它的出现,又会为女性CEO带来什么新机遇?一起来看看吧!

 

Karla Martin 还记得那个电话——一位猎头汇总了一张某公司的董事会候选人名单,联系她,看看她是否感兴趣。她必须在明天之前做出决定。Martin,前谷歌全球商业战略主管,拥有20多年担任不同公司业绩增长方面的顾问的经验。她绝对有资格在一个董事会里拥有一席。但她的顾问提醒她,要注意那家公司可能是为了向外界展示平等而刻意选择她这样的黑人女性。因为如果那位猎头是认真的,他们应该早就向她伸出橄榄枝了。“我相信肯定有很多女性和有色人种人士回应了,他们也的确得到了董事会席位,”Martin说道,“但我的个人经验跟我的顾问所想的差不多。”

2012年,Facebook上市的时候,董事会成员包括风险投资人以及技术和媒体方面的高管,但其中没有一位女性,直到一个月后Sheryl Sandberg 成为Facebook的首席营运官。第二年,Twitter上市了,也没有女性董事(不过之后倒是增加了两位女性)。情况还在继续。Fitbit去年高调IPO,董事会里没有一位女性成员。这些现状引出了一个问题:这些别的方面思想前卫的科技公司,怎么会有如此传统保守的董事会构成?

连续创业者、前谷歌高管Sukhinder Singh Cassidy想要改变这样的情况。她目前是购物网站Joyus的CEO,有着丰富的董事会经验。她是TripAdvisor(译者注:猫途鹰,全球知名的旅行社区)和爱立信的董事,之前还在J Crew(译者注:美国时尚品牌)的董事会中效力。

但是几年前开始,她开始更多地关注那些男性占据压倒性优势的硅谷公司董事会。她意识到这一现状大大挫败了女性同事的积极性,她们失去了与高管面对面交流、学习重要的管理技巧和提升个人资历的珍贵机会。与此同样重要的是,性别平等的缺失会影响商业运作。多样化的董事会能折射出消费者画像图谱,因此能更好地执行工作——近期一篇刊登在《美国管理学会学报》上的综合分析指出,董事会的监管和战略布局水平与会中女性董事的比例有关。

当最近Singh Cassidy向男性创始人和CEO询问此事时,她总是得到同一个答案:寻找女性主管太难而且太费时了。而Singh Cassidy 怀疑这是因为大多数人并未找到那个对的女性候选人。“你也许不认识她,但那不意味着她不存在。”她说。今年二月份,她向发布了一个关于女性候选人的、多由硅谷商业界人士提名背书的、可搜索的、盈利性数据库——theBoardlist。这家网站以商业公司的身份,提供了迅速、简便找到合格女性董事的解决方案。然而,如Singh Cassidy正在发觉的那样,这一问题也许没那么容易解决。

科技类初创公司董事会面试的标准流程是:候选人自我推销,然后创始人询问问题——大部分都是非正式的。基于硅谷精英的人口特征,这地方似乎更偏爱白人男性。基于此洞察,Singh Cassidy创立theBoardlist的目标是消除这些暗箱操作,代之以更正式的线上流程。(尽管theBoardlist不是唯一关于女性候选人的数据库——相关信息可见后文——但它是最以硅谷为中心的。)网站有一个由经过筛选的公司高管、投资人和来自Sand Hill街(译者注:硅谷风投机构的聚集地)的男性们组成的策划组提名进入清单的女性候选人。网站的员工为每位候选人创立档案,调查确定提名者认为这名女性是比较适合初创项目还是更后期的公司。重要的是,女性不可以为她们自己投票(她们只能提交入册申请),但是一旦入选,她们可以去编辑自己的档案。

现在,theBoardlist的董事候选名单里已经有超过一千位女性了。CEO们可以免费搜索潜在的董事会成员,但高频客户,如风险投资基金和猎头公司需要付费使用。如果一个董事会对某人感兴趣,theBoardlist的工作人员会联系这名候选人,询问是否感兴趣,并为双方相互介绍。这流程背后的想法,是并不仅仅向创始人介绍更多潜在女性董事,也为了让候选者能有更好的体验。

theBoardlist发布的几个月后随即进入了测试阶段。它已经促成超过60次活跃的搜索以及获得一个初期的成功:网站促成了Martin进入Challenged的董事会——Challenged是一个推广类似“冰桶挑战”这类社媒挑战现象的app。然而除此之外,就没有别的成功案例了。“事情发展得有点慢,”Singh Cassidy承认道。在有件事上,Singh Cassidy和她的同事们需要借助高管猎头的力量——给theBoardlist上的候选人打电话,说服她们接受面谈,以及向CEO们推荐够格的候选人。她们希望这一耗时的工作将会最终更自动化一些。然而Singh Cassidy也认识到,董事会“性别失调”不仅是人们常宣称的“供给侧”的问题。至少在更多情况下,事情与“需求侧”有关。

问题的种子,在初创公司董事会形成的时候便已种下。大多数典型初创公司的董事会席位都由创始人团队和投资人组成——在硅谷,这两种人压倒性地以白人男性为主。剩下的一些独立董事席位,往往由那些有CEO或者创业经验的人来担任(同样的,男性为主)。这样一来,只有22%到25%的私人科技公司有女性董事,与构成标普500指数的那些上市公司中的97%相去甚远。更有甚者,当theBoardlist和分析公司Qualtrics一起就董事会问题咨询硅谷科技公司的CEO和创始人时,39%的受访者提到他们公司董事会的独立席位——引入女性董事最好的机会——仍未得到填补。这些私人企业的习惯与那些一旦席位空缺就会寻找专业人士(比如有关财务审计或者公司合规问题)、为没有CEO经验的女性创造机会的大公司形成鲜明对比。

Clara Shih, 星巴克董事会成员,同时也是社媒管理初创公司Hearsay Social的联合创始人兼CEO,在这场性别挑战的两边都有过体验。在Sheryl Sandberg退出并将Clara Shih作为数字专家引荐后,她进入了星巴克董事会。在星巴克,她是三位女董事之一,但是在她自己的公司,她是四人董事会中唯一的女性。Shih想要填补那第五个独立董事席位,需要一位有技术背景,同时也曾是创始人和CEO的女性。“我需要一个有经验的人,”Shih解释道。这事做起来很难,但Shih不急。作为一个发展迅速的小初创公司的CEO,她有大量更要紧的事要做。所以,那个席位仍然是空缺的。

类似的故事告诉Singh Cassidy,theBoardlist不能只是着眼于提供女性候选人。她还需要说服创始人去填补空缺的董事会席位。“我们以前以为建一个网站就够了,”她解释道。“而事实上我们还不得不要开创一整个市场。”今天,Singh Cassidy的“就独立董事席位的重要性向创始人进言”的想法很有道理。她告诉这些创始人,拥有独立董事能够减少投资人的控制,带来外界视角,并且能用第五张选票打破四人董事会的僵局。然而,由于拥有CEO和创始人经历的女性董事候选人在硅谷十分稀缺,她鼓励初创公司考虑虽然级别较低但是负责过业务增长的管理人员——比起之前,这个集合里的女性可多得多了。她说,在Facebook负责某个大部门的一位女性,会跟在别的公司担任更高职位的人一样够格当董事。

在theBoardlist名单上,CEO们可以通过技能筛选来物色候选人——这个方式可以鼓舞一些董事会增加他们的搜索广度。Lynzi Ziegenhagen是教育技术初创公司Schoolzilla(译者注:美国一家面向学校管理的网站)的CEO,她正在寻找一位独立董事。她希望这位董事是女性,而且跟像Shih一样,她偏好高成长性科技公司的创始人和CEO。但是当Ziegenhagen最近在theBoardlist里搜索时,除了三位令人印象深刻的CEO之外,她找到了两位有相关经验的非CEO。她正在考虑她们。

但是,Ziegenhagen的董事会已经是非典型的了,因为三位现任董事中有两位是女性。那是因为她的CEO以及重要的投资人Reach Capital的Shauntel Poulson都是女性。“如果你解决了投资人和创始人的问题,”Ziegenhagen指出,“董事都是男性这一问题就会烟消云散。”这的确是重要的一点,也暴露出了theBoardlist方法的一个局限性:不管它帮助任命了多少女性董事都难以解决硅谷公司董事会性别失调的问题,除非有更多的女性创立或投资初创公司。然而,比起比Singh Cassidy快速简便的解决方案,这种系统性的转变将要求大得多的投入。

附1:让更多女性进入董事会的另外四家机构

  • CATALYST
    这家非盈利研究机构旨在为职场女性提供更深的洞察。它的“企业董事会服务”包含一个愿意担任董事的“CEO推荐”女性候选人清单。

  • WOMEN CORPORATE DIRECTORS FOUNDATION
    这是一个推动女性领导力和管理能力的世界性平台社区。基金会提供公开的董事席位信息,为CEO、高管猎头和女性会员之间牵线搭桥。

  • WOMEN IN THE BOARDROOM
    这家机构通过提供工具、建议以及遍布全美的社交机会为女性做好成为董事会成员的准备。VIP成员(需每年付费900美金)会收到董事招募的信息以及与公司“相亲”的机会。

  • THIRTY PERCENT COALITION
    这是一家全国性的组织,旨在提高上市公司董事会女性成员比例从19%提高到30%。它尤其鼓励机构投资人督促所投的公司提高性别多样性。

附2:四条建议

举起手来:得到一个符合她要求的董事会席位花了Salesforce首席营销官Lynn Vojvodich一年半的时间。

近期进入Priceline董事会的Salesforce首席营销官Lynn Vojvodich对取得董事席位提出了四条建议。

  • 告诉大家“我想要”
    “让人知道这就是你想做的事。当我听到高管猎头说‘嘿,我们这儿有一个关于市场营销的职位’,我总是会回答:‘现在这份工作我做得很开心。我很爱Salesforce。但如果你有什么独立董事的席位在手上,这是我的筛选要求。’”

  • 学会挑剔
    “美国通用电气公司的Beth Comstock 是Nike的董事。他和我说,由于我们工作的性质,在时间花费和目前正职的双重要求下,你只能做好一个公司的独立董事。所以我一定要确定这就是我需要的东西。”

  • 明确你想要的
    “首先,我知道我想要一个有热情去改变用户关系的公司的董事会席位。其次,我想要能够支撑起这类改变的卓越的CEO和董事会成员。第三,要有一个强大的全球品牌。基于我想学到什么和我能做出什么贡献,我提出了这样的条件。最后我对我想要什么已经很清楚了,但这需要一个探索的过程。”

  • 做好准备再出现
    “(你应该)做好研究,取得背景知识。为了让我快速了解公司业务,Priceline团队设计了一个高强度的学习计划。他们旗下每个品牌都我都花了半天时间去研究,就是为了我能在第一次出席会议的时候胸有成竹。”

本文原载于FastCompany,由ONES Piece任宁、余珏编译。ONES Piece是一个由ONES Ventures发起的非营利翻译计划,聚焦科技、创投和商业。

All Posts
×

Almost done…

We just sent you an email. Please click the link in the email to confirm your subscription!

OKSubscriptions powered by Strikingly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 3.0 中国大陆许可协议进行许可。